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官道仕途 第二十三章 合作

时间:2018-01-13
第二天一大早,狄力就爬了起来,跟倩玉说今天要去跑贷款。倩玉劝他不要着急,天这么热小心中暑,狄力答应着出了门。
  来到农行信贷科找到孙文科长,狄力把来历说了。孙文对狄力说[ 狄乡长,这件事怕不好办。现在国家正在紧缩银根,贷款控制的很严,你的计划不错,但是风险也很大呀。要贷得需要担保,我们才能贷给你].
  狄力说[ 我们乡不能担保吗] ?
  孙文说[ 你们乡有什么企业吗?可以让他们担保啊!乡政府作为国家机关按规定是不能担保贷款的].
  狄力听了心中暗骂[
  屁话,什么乡政府是国家机关不能担保,市委市政府以口头名义做担保的贷款还少吗!不就是认为我这个乡长官轻权小吗!] 他笑着问孙文[ 孙科长,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
  孙文摇了摇头说[ 很抱歉,找不到担保,我真的不能贷给你的].
  狄力继续努力道[
  不是贷给我,是贷给我们乡,我给你说这个项目真的很有前景,我保证用不了一年,我们乡就能连本带利给你还上].
  孙文还是客气的拒绝了他。他带着失望和愤怒离开了农行,说实在的,很久没有人这么拒绝他了。看着孙文居高临下,和他打着官腔,他就怒火丛生,他竭力控制住自己,不让自己表露出来。
  [ 不行,还得跑,我不能就这样放弃,如果我弄不回钱去,自己说过的话就会成为丁志强等人的笑柄] 狄力给自己打着气,又往另家银行赶去。
  又一次的碰壁,狄力心里凉了半截,难道这次自己真的要走麦城吗?难道最后还是要去求吴立业吗?从内心里他不愿意求吴立业,他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来办成这件事,不想在拿吴立业的虎威去压制别人。自己不能一辈子站在吴立业的树下乞求,那样自己太窝囊了。如果事后有人知道自己总是靠着吴立业办成一件件事,别人肯定会看不起自己,会说自己无能,自己得到的政绩都是吴立业给的。
  他不甘心的向另家银行走去[ 我一定要自己办成这件事!但是如果还不成呢?
  我要不要去找吴立业呢] ?他一路上思索着。
  临近中午,狄力来到建行门口。突然听见有人叫他,回头一看原来是中通公司的梁庆贺[ 是梁总啊,真巧,在这里遇到你].
  梁庆贺问他[ 老弟,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回来也不打声招呼,是不是把我这个老哥忘了] ?
  狄力笑着说[ 那能啊!昨天回来的,这次回来特别的忙,这不从早上一直忙到现在还没注脚呢] !
  [ 忙什么呢?能不能跟哥哥说说] 梁庆贺问道。
  狄力就把跑贷款建市场的事说了。梁庆贺问[ 怎么样,贷款跑下来了吗] ?
  狄力摇了摇头。梁庆贺笑了[ 也真难为你这个大乡长了,这钱好贷也不好贷,看你怎么办了].
  狄力忙问道[ 怎么办] ?
  梁庆贺说[ 现在办大额贷款,一是找路子,一是靠钱。路子要硬,要能说的上话。你就有呀,有吴书记这棵大树,什么事不好办].
  狄力摇了摇头说[ 我不想老找吴书记,我想自己办成这件事].
  梁庆贺疑惑的看着狄力说[ 为什么?这么好的关係不利用?要是我,我一定不会放过的].
  狄力说[ 不一样的,你不在官场,官场和商场是不一样的,有些事我一时也和你说不明白].
  梁庆贺似乎明白了点点头说[ 哦,是这样。对了,你要建什么市场,咱们找个地方聊聊,这么长时间不见了].
  狄力想拒绝,一看梁庆贺热情得样子,就答应了。两个人来到一家酒楼。狄力就把建调味品批发市场的事和他说了。梁庆贺听了感兴趣的问[ 你想建的这个市场规模多大] ?
  狄力说[ 初步大约有100户,我想都建成二层小楼,楼下搞批发,楼上住人和放货,投资大约要300万,100万有了找落,这不还差200多万,想贷款].
  [ 这个市场一年的交易额有多少?销售渠道怎么样] ?梁庆贺问道。
  狄力就一五一十的详细的跟他说了,梁庆贺听完说道[ 这样吧,我有个想法,这剩下的钱我来出,咱们合作,你看怎么样] ?
  狄力说[ 怎么个合作法?我不懂做生意,你有什么要求] ?
  梁庆贺说[
  生意场上亲兄弟明算帐,没有人做赔本的买卖。我建这些小楼,我收取房租一年一万二,也就是每个小楼我收房租1000。我有自己的运输队,可以在市场设个点,专门运输货物,另外,我可以利用我的渠道来宣传这个市场,你看怎么样] ?
  狄力听了兴奋的说道[ 行,就这么办,房租归你,我们就这么定了].
  梁庆贺笑着说[ 生意谈完了,我们喝酒].
  狄力也笑了[ 真好笑,我这个政府的官员也像个生意人一样和你讨价还价来了].
  梁庆贺说[
  这你就不懂了吧,大事所趋,你们政府官员一直都说招商引资,其实这也是一种生意,商人希望得到政府的优惠政策,政府也希望通过招商引资得到税收和增加财政收入以及增加劳动力就业,说白了,这就是生意].
  狄力点头表示同意他的说法,想想确实是这样,无利不起早,无论商人还是政府,只有都感到有利可图,才能达成一致。
  事情谈妥了,两个人都很开心,开心这酒下的也就快了。梁庆贺看样子喝多了,拉着狄力的手说[ 兄弟,我喜欢你,喜欢和你交这个朋友。我能看出你不是一个平凡的人,你们这些官员我接触的太多了,和他们交往,我内心中总是保持一定的距离。但是你除外,你和他们不一样。例如,这个郭永川郭大市长,他太黑了,什么钱他都要,要得还多,简直就是餵不饱的狼。我是商人,商人就是要得到利润,要赚钱,有了付出就要得到回报。但是任何付出都是有风险的,我觉得郭永川太贪婪了,早晚会出事的,你不要以为我信口开河,我从一无所有干到现在,靠的就是头脑和眼光,郭永川这么搞,出事是早晚的事。现在中国的市场经济,很大一方面来说还是官商经济,有了政治背景,钱才更好赚来得更快].
  狄力朝门口看了看说[ 梁哥,你是不是喝多了] ?
  梁庆贺说[ 没有,这点酒算什么,我和你说的不是酒话].
  狄力笑着说[ 那我就是你新的投资目标了,从我身上你要得到什么回报呢] ?
  [
  错了兄弟,你不是我的目标,你是我的朋友,不是朋友我不会和你说这些的。实话说,我的对象是吴立业,我认準他能给我带来利润,汤庆也和我一样,抱有同样的目的,他把你当成了潜力股,他的眼光也是很毒的].
  狄力问[ 难道你就没有把我当成潜力股] ?
  梁庆贺说[
  说没有,那是假话。不过我拿你当朋友还是多一点。我这个人朋友很多,可是能交心的朋友不多,我拿你当真心朋友,我这可不是骗你].
  狄力听了有些感动的说[ 梁哥,难得你这么看得起我,我再说什么就外了,来,乾了这杯酒,兄弟敬你].
  梁庆贺喝了酒继续说道[
  兄弟,哥哥我盼着你能早日昇迁。你有吴立业这个靠山,仕途上会一帆风顺的。我看好吴立业,他还会升的。吴立业和郭永川不同,我能看出吴立业对权力的渴望超过了任何东西。为了权力他可以放弃一切,实话跟你说吧,我给他送过很多次钱,他都没要。刚开始我以为他怕我不稳,收我的钱会出事。后来经过多次接触我才知道,他根本不在乎钱,他把权力当成了他的生命,可以说,他是一个标準的赌徒,决不会为了一点小利而丢失了手中的权力。
  他把我看成了他手中的期货,他没少帮我扶持我,目的只有一个,是让我成为他陞迁的一个砝码。不夸张的说,我的公司现在在全省都是数得着的,我现在成了省人大代表,优秀民营企业家,和他有很的关係。同时他又利用我手里的钱和不少省级领导拉上了关係,我不得不佩服他的所作所为,现在任何人甭想打倒他,他没有一丝把柄在对手手里。你可能也知道他在外面有女人,但据我所知,他没有给任何一个女人钱,现在的男女关係不像以前那样了,只要经济上没有问题,这只不过是毛毛雨,况且他在上层已经编织好了一张大网。兄弟,你要好好向他学习呀] !
  听着梁庆贺似醉非醉的话,狄力陷入了沉思。做官做到吴立业这种境界,可以说是步入了高手的行列。权、钱到底哪个重要呢?人生百年后,这些东西都会烟消云散,但是又有几个人能真正放的开呢?世上的人不是为权就是为钱而不停的奋斗、挣扎。我该怎么样选择呢?要权还是要钱,还是二者兼得,我真的能做到像吴立业那样吗?狄力摇了摇头,不知道是酒精的事,还是因为自己想的太多,头疼的厉害。
  梁庆贺停止了说话,一时间包间里寂静下来,两个人都默默无语。狄力看着手中的酒杯,梁庆贺斜倚在椅子上看着狄力。他刚才的话似真似假,看似醉话,其实他心里明白,在生意场上爬滚了这么多年,他早已练就了一幅铁石心肠。他是想和狄力交朋友,吴立业的岁数不小了,再这个市里属于吴立业的时间不多了,自己该想好找另一个后台了。梁庆贺看好狄力,他想从感情上对狄力进行投资,把狄力培养成另一个吴立业。有些时候,感情比金钱更管用也更保险。梁庆贺已经见过不少的官员为钱而倒下了,给官员送钱的也没有几个好的下场。因此他更注重感情的投资。
  静默了半天,狄力才把目光从酒杯上移开,脸上露出了笑容[ 梁哥,不说这个了,咱们还是喝酒吧,这半天光说话了,酒也没见下].
  喝完酒吃过饭,梁庆贺问狄力还有什么安排没有,要不要放鬆一下?狄力摇了摇头说[ 不用了,梁哥你把我送回家吧,说真的,这些天在下面忙的我够戗,我就想好好睡一觉].
  梁庆贺答应了,用车把他送回家。
  听见门响,马德芬看见狄力满脸通红的摇晃着走了进来[ 又喝酒了,我劝你还是少喝点酒,喝多了伤肝].
  狄力说[ 妈,我知道的,可是不喝不行呀,我也是没办法] 狄力走到沙发边,一下子瘫倒在上面。
  马德芬急忙走了过来,给他沏了杯浓茶[ 喝少点不行吗?倩玉她爸爸……]马德芬提到倩玉的爸爸,眼圈一红,忙转过身去擦了擦眼角。倩玉的爸爸是因为肝硬化去世的。
  狄力躺在沙发上,瞇着眼睛看着马德芬。马德芬上身穿了一件无袖上衣,下身是蓝碎花的布裙。一举一动之间,腋下的黑毛时隐时现,刺激着狄力的神经,他翻了个身,藉以掩饰自己的冲动。
  马德芬在屋里走来走去的收拾着,两只乳房在衣服底下颤抖着。狄力简直看不下去了,鸡巴涨的厉害,他强自克制着自己,不敢再去看她,他闭上眼睛,觉得酒意上涌,睡意袭来,昏昏的睡着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在昏睡中睁开眼睛,抬头看了一下表,已经快7点了。
  他朝四周看了看,客厅里没有人。[ 妈,倩玉还没回来吗] 他大声问马德芬。
  [ 谁说我没回来] 倩玉从厨房里探出头来说[ 我看你都快喝傻了,我进来都不知道].
  狄力笑了笑,站起身来。走进了卫生间,拧开水管洗了洗脸,清醒了一下脑子。
  [ 你跟谁喝的?喝这么多,贷款的事办的怎么样了] ?倩玉在厨房里问道。
  [ 和梁庆贺喝的,款不贷了,我準备和梁庆贺合作] 狄力大声说。
  倩玉在围裙上擦着手走出厨房[ 怎么回事,为什么想起和他合作来了] ?
  狄力把事情经过说了,倩玉没有说话,走到他身边,看着他。
  [ 看着我干嘛?我的脸上有花] ?狄力笑着问。
  [ 你要小心,这件事不小,千万不能办砸了,我好替你担心] 倩玉关怀的说。
  [ 我知道,你放心好了,这么不相信你的老公] 狄力说。
  倩玉搂着他的腰,把头放在他的肩膀上。狄力说[ 妈在家,注意点].
  倩玉低声说[ 妈出去买东西去了,不在家,你明天就回去吗] ?
  狄力点点头说[ 是呀,事情有了眉目,我得回去安排了,事情还多着呢].
  [ 真捨不得你走,你不知道,你走了我多么寂寞,这样的日子还要多久呀]倩玉伤感的说。
  [ 哟,小两口这么亲热啊!真是难捨难分啊!] 门口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倩玉急忙鬆开狄力,抬头一看是姐姐倩雅[ 姐,你看你,怎么偷偷摸摸的进来].
  倩雅笑着走了进来,手里拎着不少东西[ 谁偷偷摸摸的进来了,我这么大的开门声你们都没听见,还怨我].
  狄力红着脸问道[ 姐,你怎么想起来了] ?
  [ 我在路上碰到妈,看她拿了不少东西,我就帮忙拿了过来,顺便来蹭顿饭].
  [ 妈呢] ?倩玉问道。
  [ 妈在后面,她把钥匙给了我,我就先回来了。没想到看到精彩的一幕] 倩雅是个性格开朗的人,喜欢开玩笑。
  倩玉笑着接过她手里的东西,拿进了厨房。倩雅站在客厅中间,举着手在脸边扇着风[ 热死了,我说狄力你大小也是个干部,该买个空调了].
  狄力把目光从倩雅布满汗水的脸上移到她的腋下,看着那丛黑毛[ 买,为了不让姐姐出汗,我也得买呀].
  倩雅笑着骂他[ 贫嘴].
  狄力看着倩雅说[ 姐,别光站着了,坐下歇会吧].
  [ 不坐,等会,我在风扇下吹会] 倩雅站在吊扇下说。
  严格的说倩雅不是美女,她长了一张长脸,颧骨挺高,嘴唇很厚,毛孔也很粗,这两点非常像倩玉的妈妈,只是她妈妈看起来比她还漂亮些。但是如果你仔细看去,就会发觉她是一个很特别的女人,因为看的久,你就会发觉她其实并不难看,相反会感觉到她是个好看的女人,原因就在于她的那双眼睛,那双眼睛彷彿蒙了一层淡淡的雾,透着一种别样的风情,很容易引起男人的慾望。
  [ 楞着干嘛,狄力,还快来帮我端菜,準备吃饭] 倩玉从厨房里走出来说。
  狄力急忙收回目光[ 哦,来了] 他看到倩雅眼睛里露出一丝笑意。
  看着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马德芬觉得很开心,很长时间了一家人没有这样在一起吃饭了。她不停的给两个女儿夹菜,弄的两个女儿不停的抗议,特别是倩雅[ 妈,我都多大了,还要你给我夹菜,吃什么我自己来].
  [
  多大在当妈的眼里也是孩子,你们两个当中我最不放心的就是你,你都30多岁了,还像个孩子一样,也不知道发愁,你就不想再找一个] 马德芬说着倩雅。
  [ 不找了,我现在一个人挺好,我喜欢一个人自由自在的,没人管着] 倩雅满不在乎的说。
  [ 那你老了怎么办?谁来管你?没有个伴,没有孩子] 马德芬伤感的说。
  [ 妈,你就别说这些了,大家都挺高兴的,别弄的最后都不愉快。我结了一次婚够了,这世界上好的男人没几个,我可不想离第二次] 倩雅劝着她妈妈,当她说道男人的时候,拿眼瞟了狄力一眼。
  狄力看见她的那一瞟,心脏不争气的跳动了一下,他连忙低下头,大口喝着稀饭。
  倩玉也看见姐姐看狄力的那一眼,她在心里说[ 姐呀,你这是在玩火啊!你不知道狄力是个採花郎,还这么明目张胆的勾引他].她没有生姐姐的气,也没有反感。自从那次和梅丽、吴立业3人一起做爱后,她喜欢上了这种性爱,当然了那得是和自己心爱的男人狄力一起玩才开心……她故意逗姐姐说[ 我们家狄力就是个好男人] !
  倩雅听了倩玉的话,想说什么张了张嘴,却没有开口,脸上染上了一丝红霞。
  马德芬觉得倩玉的话头不对说道[
  行了倩玉,别没大没小的乱开玩笑。妈也要说你几句,你结婚都一年多了,打算什么时候要孩子,你都27了,狄力也往30上奔了,年纪大了孩子可不好生].
  倩玉说[ 知道了妈,我们有打算的,再等一两年吧。狄力现在在下面,等等再说吧,我会让你抱上外孙的,放心好了,我吃饱了] ,她怕妈妈再说她,把碗一放,跑到沙发上看电视去了。
  马德芬看着两个女儿,歎了口气,还想说什么,倩雅也赶紧吃了碗里的饭,然后坐到倩玉身边叽叽喳喳和妹妹说着话。
  狄力听着她们娘几个说话,说着说着都和自己有了关係,弄的头也不敢抬,不知滋味的吃着碗里的饭,心中好不尴尬。
  看到马德芬一放碗起身準备收拾碗筷的时候,狄力急忙说[ 妈,让我来吧,您去歇着吧,我来收拾].他把碗筷收拾到一起拿到厨房里,边洗碗边想着刚才倩雅的那一眼。想到那一眼,他的心就蓬蓬的跳了起来。
  倩雅和妹妹说着话,心思早就飘到狄力的身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已经喜欢上了狄力。自己独处或是和男人欢好的时候,狄力的样子经常会浮现在她的脑中。
  倩玉看出了姐姐心不在焉,就问她[ 姐,你怎么了?说话怎么语无伦次的,有什么心事吗?能和我说说吗] ?
  倩雅说[ 没有,我哪有什么心事,我回去了,时间不早了].
  倩玉拉着姐姐的胳膊说[
  姐,你肯定有心事,你是我姐姐。你是什么人我还不了解吗?你很少像这样的,很少笑,话也说的不利落,你平时不是这样的。要不姐你别走了,今晚就在这住下吧,咱们好好聊聊].
  倩雅笑了[ 那可不行,我和你一起睡,狄力还不把我吃了].
  倩玉也笑了[ 有什么不行的,今晚就让他一边凉快去。今晚就咱们姐俩一起睡啊,就像小时侯那样好不好好吗] ?
  [ 行,行,我的小姑奶奶,我怕了你了,不过我可说好了,要是狄力找你算帐,我可不管啊] ,倩雅被她缠的没办法只好答应了。
  狄力从厨房里走出来,看到两姐妹靠在一起亲热的说话,他笑着问[ 这么亲热聊的什么呀?能不能告诉我] ?
  倩雅咯咯笑了几声说[ 聊什么?聊的和你有关].
  [ 和我有关?和我有什么关係] ?狄力惊讶的问道,难道倩玉和她姐姐说了什么或是倩雅跟倩玉说了什么?
  [ 对,和你有关,倩玉说今晚和我一起睡,把你凉在一边了,你说和你有没有关係].
  狄力鬆了口气,又有点失望[ 哦,那有什么,自己睡就自己睡好了,妈呢?
  妈干什么去了] ?
  倩玉说[ 妈说累了,进屋休息去了].
  三个人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电视里演的什么,狄力根本不知道,他时不时的偷偷看着倩雅。倩雅和倩玉讨论着电视里的情节,不时发出爽朗的笑声,当狄力再一次的瞟向倩雅时,倩雅正好侧头,和狄力打了个对眼。她朝狄力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起码狄力认为是意味深长。他大胆的看着倩雅。
  在他的注视下,倩雅有点心慌,怕倩玉注意到他们两个,急忙转回头继续和妹妹说话。
  倩玉看了看表对倩雅说[ 姐,不早了,明天还要上班,咱们洗洗睡觉吧].
  倩雅用手理了理头髮说[ 行啊,不过,你有多余的睡衣吗?我总不能光着身子出来呀].
  倩玉打了她一下说[ 说什么呢姐,狄力还在呀].
  狄力也大胆的说[ 就当没有我好了,我什么也看不见].
  倩玉说[ 去你的,滚回房间去,从现在开始不许出来].
  狄力站起身来说[ 好好,我回屋,包不准我会在门缝里偷看].
  倩雅笑着说[ 你敢偷看,看我不挖了你的色眼].
  倩玉说[ 姐,不理他,一会你先洗,洗完穿我的睡衣].
  狄力哈哈笑着走进了卧室,倩玉也跟着进来,在衣柜里拿睡衣。狄力躺在床上说[ 老婆,我什么时候洗澡啊!我跑了一天,出了这么多汗,身上都臭了,要不我和你一起洗吧].
  倩玉笑着骂他[ 滚,想的美,你就最后洗吧。我不叫你,你不许出来].
  狄力苦恼的摇了摇头说[ 我靠,等你们洗完我再洗,那还不得等到半夜呀] !
  [ 半夜也要等,要不你就不要洗了,反正今晚你一个人睡,臭也就臭你自己,臭不到我] 说完,倩玉笑着拿着睡衣出了房间,随手把门关上了。
  狄力躺在床上,闭着眼睛想像倩雅在浴室里洗浴的样子。不知不觉,他睡着了。不知道什么时候,门轻轻的响了,倩雅闪身进了房间,走到床前,狄力睁眼一看是她,惊喜的说道[ 是你,倩玉呢].
  倩雅抿嘴一笑说[ 她睡了,我睡不着,想过来看看你].
  狄力把她抱了过来,亲吻着她。倩雅的呼吸急促起来,手握住狄力的手,她的手握的很用力,连指甲都刺入肉中。她的脸上有了汗珠,鼻翼张开,不停的喘息,瞳孔也渐渐的扩散,散发出一种水汪汪的淫蕩气息。
  她无疑是个性慾旺盛的女人,正处在女人性慾最旺盛的年纪,她长的虽然不是很美,可是她却有种奇异的吸引力,尤其是那厚而多肉的嘴唇,总让男人生出某种原始的慾望。
  狄力把她和自己的衣服都脱了,趴到她身上,挺着鸡巴就往她的阴户插去。
  一连插了好几下,都没有找到门户。倩雅看着他笑了,伸手抓住他的鸡巴帮他找到洞口。狄力急忙沉下屁股,使劲往下一压,整根鸡巴送进倩雅的阴户里。他的心跳的厉害,一种偷情的感觉刺激着他。抽送了没几下,他突然觉得腰眼一麻,一股巨大的快感袭来,鸡巴猛的抖动起来,他竟然射了。
  倩雅脸上露出鄙视的表情,狄力慌忙说[ 我,我太紧张了,我会好的,我能行].倩雅却不听他的,推开他,準备站起身要走,狄力急忙大叫[ 不要,不要走].
  狄力猛的坐起来,房间里黑漆漆的,他用手在身边摸了一圈,自己身边根本没有人。他晃了晃脑袋,才知道刚才不过是南柯一梦。他觉得内裤湿乎乎的凉飕飕的,开灯一看,自己真的射了。他自我解嘲的说[ 我说我不可能那么没用,刚放进去怎么会射呢] ?他找了条新内裤换了,拿着那条沾满精液的内裤,开了房门,朝卫生间走去。
  来到客厅,他望着另外的两个房间,里面有两个让他朝思暮想的女人,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上了她们的身。